第228章 一梦浮生

第228章 一梦浮生

小人儿怀孕的消息一传出,大家都知道了,人人都为她开心。

    尽管她生气殷甫辰骗了她,可气一阵也就过去了。

    好在她现在是同意要孩子的,就有了,算是阴差阳错的喜运。

    次日,艾琳娜在随从的保护下踏上了去澳西的船只。

    她也想冷静冷静,看看和莫棋的感情是不是想要一辈子相守。

    如果是,她想毕淳海也不会同意,那么她想和莫棋一起离开。

    至于黄方的岳丈家,富少歇在暗中动了手脚。

    使其在一星期之内倾家荡产,四处欠债。

    黄方本来就没什么本事,是靠着老婆发的家。

    岳丈家的倒闭连带着他的营生也全部陷入寒霜。

    他跪求在山湾底下想要见查旋他们一面无果,随后被追债的人找到,此后便消失了。

    他的老婆也不知所踪,传言是疯了。

    那样跋扈骄纵的一个人受不了家族一夕之间的消落。

    惹到不该惹的人就是这个下场。

    这件事情后,外界对查旋家议论的话语越来越少,最后也就没有了。

    莫棋被毕淳海关了一月以后放了出来,人倒是没啥事,瘦了一点点而已。

    毕淳海起初饿着她不给她饭吃,三天过后给她饭,她自己吃的狼吞虎咽的。

    她想可不能饿死,那多不值当,吃饱了有力气才好逃跑。

    这一月她平心静气的想过和艾琳娜的感情,她是铁了心要和艾琳娜在一起。

    人活一世,不是每个人都要走世俗框架里面的老路。

    人要为自己而活,找到自我,认识自我,实现自我。

    她和艾琳娜情投意合,做什么事情都合拍。

    两个人有爱心,艾琳娜和莫棋说过以后不开餐馆,跟着莫棋一起为教育事业服务。

    她们两人是连理想都是你中有我的样子。

    莫棋知道毕淳海不会同意,所以只有逃跑。

    孝敬父亲就只有由毕良野和莫礼代劳。

    她把一切想的很明白,和毕良野说的时候,毕良野沉默良久。

    理性考虑,他找不出劝解莫棋的话语。

    在一个星期后,毕良野帮助莫棋从家里面逃走踏上了去澳西的船只。

    码头上,莫棋笑的灿烂叮嘱毕良野好好孝顺毕淳海。

    她又望了一眼小人儿的肚子笑笑:“祝嫂子多子多孙多福气。”

    她一句调皮话把小人儿逗笑了:“出门在外好好照顾自己,随时发电报联系,别叫我们担心。”

    莫棋点头:“会的,我不会走远。”

    现在时局不稳,南港和澳西可以通电话,艾琳娜和莫棋初步定下就在澳西,不会走太远。

    莫棋和艾琳娜等于先去摸清形势,查旋也准备把学校开到澳西去,到时候还是莫棋掌管。

    莫棋走的第一天,毕淳海大发雷霆之后生了一场重病。

    他谁也不理,还朝着毕良野扔了个大花瓶。

    大花瓶在毕良野脚底下破碎,也碎了花瓶里面的鸡毛掸子,扬了满屋子的鸡毛。

    查旋怀孕三月的时候,小刘医生说是双胎,而且不出意外,两个都是男孩儿。

    四人兴高采烈的同时又收到了个喜上加喜的消息。

    毕淳海的六姨太也怀孕了,两月。

    从前毕淳海为了毕良野兄妹三人着想,那时候也一心在政事上便严令禁止姨太太们怀孕。

    六姨太这一胎来的出乎意料,却也来得好。

    毕淳海的病一下子好了。

    莫棋带给他的伤痛减了大半,只能想着儿孙自有儿孙福。

    小刘医生说六姨太有了身孕可纯粹是上天的缘分。

    她一直喝着避子药,可偏偏就有了。

    六姨太平日里少言寡语,不争不抢,安安稳稳度日,这么看倒是最有福分的。

    没有的时候毕淳海体会不到这种老来得子开心。

    现在激动的他根本挡不住喜悦的心情,当即带着六姨太去乔安旬的医院做全面检查。

    毕竟喝着药,不知道对孩子有没有影响。

    乔安旬这几个月几乎天天不在医院,光顾着不务正业去了。

    毕淳海去的时候是乔安旬秘书全程陪同。

    乔安旬现在认为自己可能就是天生有受虐倾向。

    从前觉得要找个温柔娴静的,可从认识了富雅仪之后,他觉得富雅仪天天在他耳边聒噪也挺好的,够生活气息。

    这是他不太正常的想法。

    实际想法其实是他给富雅仪准备上药的时候进门正好看见富雅仪在换衣裳。

    富雅仪吓的惊慌失措大叫,雪白的背部线条还裸露在空气中颤抖。

    乔安旬当时也不知道怎么的,呆若木鸡定格在原地,就那么看着。

    直到富雅仪一个枕头砸在他脑袋上,他才慌里慌张出去,而后脸颊便红了。

    他是医生,又不是没见过裸体,这是第一次红脸。

    说不清楚的小鹿乱撞在心里蹦跶,直到富雅仪出来伸手给他一巴掌,他还觉得挺美的。

    富雅仪走后,乔安旬日思夜想都是富雅仪当时裸露背部的样子。

    他觉得他自己疯了。

    几天之后,他破天荒拿了束玫瑰花到富雅仪病房,被富雅仪一顿臭骂。

    “神经病,死变态,走开!”

    乔安旬天天去,富雅仪天天骂。

    直到有一天医院里去了一位病危患者。

    富雅仪当时难为乔安旬让他唱首歌调侃他。

    结果乔安旬看见患者之后把花儿扔给富雅仪跑了。

    富雅仪当他胆子大了,气哄哄跟过去见到乔安旬全力抢救患者。

    要么说缘分很奇妙,有时候起始于一个刹那会让人铭记于心。

    也不知是乔安旬多日的追求终于打动了富雅仪还是此刻乔安旬救死扶伤打动了富雅仪。

    如同富雅仪当时见到周恪凯见义勇为一样。

    她觉得这个时候的乔安旬英俊,也好高大。

    乔安旬手术出来见到富雅仪在门口拿着束花瓣都掉没了的玫瑰花发呆。

    他很不好意思也很疲惫道:“对不起,我再给你买一束,对不起。”

    富雅仪起身定定看着他认真道:“我同意和你交往,玫瑰花你是要再给我买的,而且我要大束的。”

    乔安旬还没反应过来呢,富雅仪扭头走了。

    后知后觉的乔安旬在医院走廊里面狂奔高兴的像个大孩子似的。

    自那之后两人陷入热恋,乔安旬可是就不务正业了。

    好在他医院里面的医生医术都很高超。

    医生说六姨太这胎目前看很健康,完全没问题。

    家里面一下子两人怀孕,氛围都是喜气的。

    查旋这边儿四个人天天陪着,轮流做吃的。

    六姨太那边,三姨太和五姨太俨然成了小丫鬟,也都精心伺候着。

    到了现在这个年纪,没什么争宠与否。

    毕淳海对她们都不错,谁也不会找不痛快,心地也都是仁厚的。

    小人儿怀孕五个月的时候,肚子大了许多。

    因为是双生胎,所以腰的负重大,小人儿的身子愈发笨重。

    这天,莫礼来看她的时候,突然间接到电话,胡邦在阿升的训练营地上中枪昏迷。

    实战训练,新人枪走火,胡邦眼疾手快挡在新人身前,腹部中弹,现在送往乔安旬医院。

    电话是毕良野接的,可莫礼当时就在他旁边。

    莫礼听见这些话手中的咖啡当即撒了满身。

    阿升不说严重程度,只是说了陷入昏迷,情况危急。

    查旋和毕良野都没说话。

    对于莫礼的性格,不好随便开口相劝,会弄巧成拙。

    佣人帮莫礼清理了咖啡渍,莫礼随后起身一句话没说走了。

    自从那日查旋说让胡邦去跟着阿升学习后,被毕良野知道嘲笑查旋真是出了个馊主意。

    就阿升那个闷葫芦那是只针对何英,又是在何英失忆的情况下,很多事会方便许多。

    那胡邦对待莫礼这个冷冰块,再加上莫礼还置气呢肯定不行啊。

    毕良野问查旋是不是要害胡邦这辈子娶不到老婆?

    小人儿后来一想也是啊,她也不明白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居然会叫胡邦去跟阿升学习呢。

    毕良野说既然去找了阿升也不是没有办法。

    把胡邦放在莫礼身边不行,那就不如放到莫礼看不见的地方。

    几个月不见,吊着莫礼,看看她有什么反应。

    小人儿突然间觉得毕良野太阴险,自家妹妹他都坑。

    毕良野说这才叫为了莫礼着想,再耗下去,都成老姑娘了。

    可他没出主意让胡邦演苦肉计啊。

    毕良野说得去医院看看,结果等他到的时候,莫礼已经到了。

    莫礼从查旋家离开后就直奔医院,看见胡邦一张苍白如纸,她有一种后怕感。

    也后悔。

    因为胡邦伤的很严重。

    电话里阿升只说枪走了火,没说引爆了炸弹。

    可事实上胡邦还有另外几人都被炸伤了。

    莫礼甚至由此想到若是胡邦不在了,她还置的哪门子气,为何要浪费这大好时光呢。

    从前且不说是他认为自己配不上她,就是配得上,当时时局不稳,两人在一起又能有多少时日呢。

    想通这些的莫礼哭的稀里哗啦。

    毕良野走过去拍拍她的肩膀算是安慰。

    能哭说明她想明白了。

    手术进行了几个小时,子弹射穿肺片,好在胡邦生命无恙,只可惜还没有醒。

    莫礼几乎是彻夜不眠的陪伴胡邦床前。

    期间大家劝她回去休息,她说什么也不肯。

    第五日,胡邦终于醒了过来,在看见莫礼那一刻,他笑了,露出两颗小虎牙虚弱道:“大小姐。”

    见他醒了,莫礼又哭了。

    胡邦说他做了个梦,梦里面莫礼一直陪伴在身旁,现在醒来就看见莫礼,都搞不清楚是梦境还是现实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中看向莫礼的眼神贪婪极了。

    生怕眨个眼睛莫礼会不见了似的。

    接着毕良野在病房外面就听见了莫礼嚎啕大哭。

    大概对于胡邦爱的如此小心翼翼,莫礼是感动并懊悔着的。

    说起来,乔安旬的医院是个神奇的地方。

    不但奠定了他自己和富雅仪的因缘,也将莫礼和胡邦的因缘也给尘埃落定了。

    小人儿怀孕六月的时候,六姨太怀孕五月,两人都吐的厉害。

    自从六姨太怀孕过后,三姨太和五姨太全部不吃避子药了。

    莫棋的走还是让毕淳海偶尔伤神。

    查旋偶尔会跟六姨太叨叨莫棋打过电话问他们身体安好,学校已经开始着手了。

    完全可以当成莫棋去到外地工作,只要毕淳海想让莫棋回来,莫棋还是偶尔可以回来的嘛。

    这话六姨太仗着有孕肚便传达给毕淳海了。

    只是毕淳海未吐口表明任何想法。

    转眼到了查旋即将生产的时候,四个男人激动又焦急又担心。

    孩子哭声传来的一刹那,四人几乎成一阵风跑了进去。

    可他们第一眼看的都是小人儿,而不是孩子。

    医生和护士在一旁抱了孩子半晌,查旋才弱弱道:“快看看像谁?”

    她还心事呢。

    四人这才想起来这是生孩子呢。

    孩子的长相很明显,一个像富少歇,一个像殷甫辰。

    四人都是怎么跟小人儿恩爱的都清楚,所以能有两个孩子长的不一样也不稀奇。

    只是这样一来,失落的就是毕良野和周恪凯了。

    毕良野还好有小肉,周恪凯啥也没有。

    查旋自然而然的去安慰他,周恪凯吻了小人儿额头。

    “我不急,有的是机会。”

    周恪凯年纪最小啊,是最懂事的。

    六姨太一月后生产也是一个男孩儿。

    毕淳海老来得子的同时,三姨太和五姨太都怀了。

    毕淳海高兴的合不拢嘴,等到大家再提及莫棋的时候,他已经不会像从前那样生气和反感。

    临近年关的时候,乔安旬和富雅仪商量着明年办婚礼。

    而胡邦的伤才好,所以他和莫礼还要再等等。

    这时,内地传来开战的消息,周恪凯接到了周明轩的电报。

    周明轩安排家里其他人来南港,而他自己不准备来。

    毕良野安排飞机和周恪凯准备赶往京都劝阻却遭到了英国航线阻拦。

    他们无法面见周明轩,也劝不动他,急的团团转。

    江芳思一家子到达南港的时候是大年初六。

    周恪凯安排他们住在别处房产,没在山湾。

    因为小人儿又怀孕了,周恪凯怕江芳思惹小人儿生气。

    江芳思老了。

    鬓角头发花白的厉害,皮肤也松弛无光。

    她没那么多心思在去计较周恪凯现在过得怎样,只希望周明轩能够过来。

    周明轩性子太过倔强,谁劝都没用。

    同行周喜覃也在,次日在周恪凯的安排下去见了查旋。

    一番契阔聊表相思,感叹时间倥偬。

    查旋说周喜覃能来太好了,润南大学发展的不错,也需要周喜覃。

    周喜覃则是更关心小人儿的肚子什么时候为周恪凯舔个一儿半女。

    这次小人儿怀孕又是几人混战的情况下,所以还真不好确认。

    周喜覃对小人儿说:“母亲老了,不得不承认自己年轻时候思想固执守旧,大小姐脾气下眼里不容人,总说起对你的愧疚。”

    对于江芳思,那周喜覃自然不会说的太过。

    如今木已成舟,查旋就是江芳思儿媳妇,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小人儿笑笑:“都过去了,如若你有时间,我跟你一起去看看,理应我去拜访的。”

    查旋不计前嫌,又遵守礼数,这让周喜覃很欣慰。

    江芳思见到查旋的时候其实还是很不自然,周恪凯在小人儿身旁站着,江芳思别别扭扭的和查旋打了招呼,继而尴尬的聊了几句家常。

    她不时的往查旋肚子上瞟,终归是没说太过的话语。

    她不喜欢查旋,怎么都不喜欢。

    她没办法改变事实,可依然不喜欢。

    查旋也没在意,毕竟是周恪凯母亲。

    离开的时候,小人儿同周恪凯说:“山湾空着好多别墅,让他们搬过去吧,离得近总归有个照应。”

    周恪凯握住查旋小手儿点头:“谢谢你,旋旋,你真好。”

    小人儿这是怕日后有了孩子,江芳思不方便看。

    时至今日,谁还会去置气呢。

    半月过后,京都传来周明轩去世的消息。

    毕良野再次申请航线,周恪凯和他大哥周恪全坐上了去往京都的飞机。

    周明轩是自杀,誓死效忠他创办的政策不肯和谈。

    本来大家是瞒着江芳思的,不想让她知道。

    可是南港的报纸也报道了,江芳思看见报纸的刹那当即吐血身亡。

    周家殁了。

    八月的时候,毕淳海三姨太和五姨太各产下一名女婴和男婴。

    毕良野现在一下子多了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

    而毕淳海呢尤其宠爱这个妹妹。

    小人儿则是在十月生产,是一名女孩儿,周恪凯的。

    ……

    来南港两年,小肉一岁了。

    早起,查旋觉得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面有富少歇、有殷甫辰、有周恪凯,还有好多不认识的和从前认识的人都跑出来了。

    她微微撇头,见小肉睡的香甜,才恍然原来真是个梦。

    她望着棚顶兀自发呆,不晓得梦怎会这样离谱。

    不是说不喜欢,而是太过匪夷所思。

    可细细想来却又挺有意思。

    毕良野在这时睁眼,他不知怎的下意识看向查旋,眼神复杂。

    小人儿轻声问他:“怎么了?”

    毕良野说:“我做了个梦,梦好长,好长。”

    毕良野说话不会这样啰嗦,结合他眼神,查旋好奇他不会和自己梦的是一样的梦吧?

    短瞬,她否决了。

    这不可能,没有人回梦一样的。

    毕良野起身披着睡衣仔细看了看小肉,又拉着查旋走到外间沙发上坐着。

    查旋望着他严肃的样子轻声问他:“你梦见了什么?”

    毕良野定定的看着她没说话。

    查旋都快被他看毛了推推他:“你说话呀。”

    可当毕良野把梦说出来的时候,查旋满脸震惊。

    毕良野看出来她表情:“你别告诉我你也做过这样的梦?”

    到了这个份上,已经不是毕良野吃醋那么简单。

    查旋点头支吾:“我是做过,但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就是……”

    “你喜欢吗?”

    查旋震鄂:“什么?”

    毕良野漆黑的瞳仁撇她:“我问你喜欢吗?梦里面的场景?”

    查旋知道他问的是什么,她还没来得及想这个问题,只是自己想到梦境,脸蛋就红了。

    毕良野见状一瞬间呼吸不畅,一把扯过她给搂在怀里吻了起来。

    他矛盾呢。

    梦里面的小人儿快活的很,大家都宠着。

    或许毕良野认为自己不应该这样自私占有小人儿,可他一想到梦中小人儿快活的样子他就控制不住自己呢。

    他吻的痴迷,顾不得小肉在里面睡得香甜,在沙发上和小人儿展开了情欲的动作。

    梦里富少歇说他有多喜欢小人儿,初见小人儿的那天就像沐浴了一场馨甜的桃花雨。

    在他贲薄浩荡的生命中注入蜜糖,查旋是他人生唯一想要的甜。

    梦里殷甫辰也说见到小人儿就像品读了伊人桃花面的传世精髓。

    是他黑暗压抑生活当中的一扇窗,窗子外面有鲜花、有杨柳、有微风、有阳光、有人生。

    梦里周恪凯说查旋是风中的百合,是他从小到大生命当中的奇迹。

    好似他的人生原本没有目标,而有了查旋之后,他的人生就有了方向,就是要和查旋在一起。

    富少歇爱查旋的空白纯粹,爱在这片空白纯粹上涂鸦作画,标明印记。

    殷甫辰爱查旋的圣洁执着,爱她这些光明带给他无限的生机,渡他过海。

    周恪凯爱查旋的独一无二,爱她的新鲜,爱她的与众不同,查旋是他的信仰。

    梦里这些人反复演绎着他们想要给予小人儿的好,反复拿出他们独有的宝。

    毕良野和小人儿结束时,望着她的眼睛又问了一遍:“你喜欢吗?”

    查旋小脸儿红扑扑的:“我就喜欢你。”

    毕良野爱查旋的一切,爱她所爱,想她所想。

    并不是说毕良野爱的没有自我,而是他会调平两人之间的自我痕迹,让两人朝着更好的地方看齐发展。

    不惧怕危险和困难而限制她的探索,也不因为危险和困难替她完全铲除崎岖,更不能陪着她不管不顾的胡作非为。

    该有的探索要给,该有的崎岖也要经历。

    爱她在他们爱情世界里得到更广袤心胸之后衍变出来的她的独一无二。

    这份独一无二,属于她,也属于他。

    就在两人相拥的时候,佣人在这个时候急急敲门。

    毕良野怀抱小人儿问:“怎么了?”

    佣人说:“不好了,家门口有三个人男人打起来了……”

    查旋和毕良野一愣,跑到窗户处一看,随后两人都笑了。

    三人打的好生热闹。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