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被嫌弃的总裁

第4章被嫌弃的总裁

自从结婚以来他从来没有用那种眼睛看过她,果然,宋桐一回来,所有的一切就都要变了吗?

    宋旭执拗的抓住宋桐的手腕,“一双腿,我现在赔给你,可以吗?”

    宋旭指着阳台,“从这里跳下去,加上这三年的做牛做马,我赔你一双腿,可以吗?”

    “你疯了!”苏璃尖叫。

    当感觉到自己手腕一松的时候,宋桐抓住他的手,无奈地轻叹了一声,抬起手,将宋旭的脸,轻轻地扳了过来。

    她慢慢地、认真地打量了一遍他无可挑剔的五官,最后,将视线定格在了他的眼睛上。

    在这双眼睛里,她永远都可以找到最深的关爱与疼惜,但是从三年前选择离开时,她就已经决定,戒断所有对他的依赖。

    他的眼睛,他的心里,都值得住进一个全心全意,能够为他付出生命,爱他爱到骨子的人。

    而曾经她以为那个人,是苏璃,不是她。

    她没想过她的退让,她承诺陪他退让,会让他的那双干净的眼睛只剩下黑暗。

    可是,就算是黑暗,她也不能再欺骗他了。

    “哥,我永远不会拿自己的婚姻做赌注。我没有骗你,我选择和廉邵康结婚,真的是因为爱他,也只是因为爱他。”

    “哥,你知道我有多渴望一个温馨的家,我有多爱你,多爱爸爸妈妈,如果你真的疼我,不要让爸妈哭泣,不要做傻事好吗?”

    他颓然的靠在她的肩头,哭了,无声的。

    苏璃看着面前深情的二人,尤其是那个因为别的女人失控的,她的丈夫。

    她多么想冲过去推开那个贱女人。

    多么想狠狠的抽他一巴掌。

    可是,她不行。

    就算是伪装,就算是假的,她也不希望他们之间两清,她也不希望他视她为陌路。

    她已经失去的够多了,不能在失去她的丈夫。

    再一次,面对她的丈夫和小姑,她沉默了。

    深夜,宋桐和母亲要了户口本之后,离开了家。

    离开之前,她在十字路口回望家门很久很久。

    她想,是不是这一次回来错了。

    第二天下午,民政局门口。

    廉邵康摆弄着户口本,第次抬手看表。

    距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十五分钟,宋桐依然没来。

    好,很好,非常好!

    他真是疯了,才会拿着户口本过来!

    人家只是睡了他一次,随口说说而已,他还当真了。

    廉邵康气愤而郁闷地转过身,大力拉开车门,身后忽然响起了一声冷冷的命令。

    “站住!你要去哪儿?”

    宋桐环着手臂,走到廉邵康的身后。

    廉邵康惊喜地转过身,看着宋桐,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廉邵康清清嗓子,习惯性地抿紧了薄唇,想要拿出一点霸道总裁的威严。

    宋桐却一点也不害怕他严肃的样子,勾了勾唇角,慢慢地凑近他的耳边,低声轻问:“着急啦?”

    温温热热的气息,轻轻地撩拨在他的耳膜上,让他耳边的皮肤,都微微地有些战栗。

    这种感觉,像极了昨天的温存。

    浅浅的红晕,再次爬到了廉邵康的耳朵上,他不自在地错开了一步,沉声否认:“不是。”

    他强撑着镇定的表情,紧张地打量了宋桐一圈:“你带户口本了么?”

    “当然。”宋桐坏笑了一下,反手拿出了别再后腰的户口本。

    廉邵康立即夺了过去,不容抗拒地拉起宋桐的手,走进了民政局大厅。

    他不能再聊下去了,这女人,一直在给他挖坑!

    大厅里没有几对情侣,廉邵康和宋同填了两张表,交了钱,很快就领到了红灿灿的结婚证。

    宋桐看了看结婚证,自然地收了起来,却看到廉邵康拿着小红本本,有些无所适从地盯着。

    宋桐微微眯了眯眼睛,戳了下他:“我说,你不会还没和家里说这事吧?”

    “嗯。”

    “担心家里不同意?”

    “我的爷爷奶奶,比较保守。”

    “走,带我回家。”

    回家?

    “回谁的家?”廉邵康有些懵。

    “当然是你的,我们都结婚了,总不能一直瞒着吧。”宋桐霸道地拉着廉邵康的手,上了自己的车。

    钥匙一插,方向盘一打,直接上道。

    廉邵康不自在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妥协了。

    “我爷爷奶奶住廉氏老宅,在滨江路号。”

    “好。”宋桐勾唇一笑。

    廉邵康被她自信的笑容秒到了,同时,也有点心里发毛。这女人,为什么好像一切都尽在掌握的样子?

    廉家老宅。

    两个衣着优雅,气质不俗,眼角微微堆叠的细纹,带着岁月富裕的从容与慈爱的老人,一左一右的盯着宋桐。

    “爷爷奶奶好,我是宋桐。”宋桐克制礼貌的一笑。

    “好好好,你好!你是绍康的女朋友吗?”廉奶奶目光期待地看着宋桐。

    “我是他的……妻子。”宋桐考虑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廉邵康瞪大了眼睛,廉爷爷和廉奶奶震惊地张大了嘴巴,下一刻,却露出了无比激动和欣慰的笑容,略带沧桑的眼眸中,甚至浸上了一层湿润。

    “太好了,老天开眼啊!”廉爷爷激动地向天张开了双臂。

    廉奶奶兴奋地抱住了宋桐,像是搂着稀世珍宝,眉开眼笑地叨咕:“我廉家终于要后继有人了!你可不知道,绍康从小就是闷葫芦,有时候我和你爷爷想,他哪怕是个同性恋也好啊,总比活活熬成一个高龄处男强!”

    宋桐看向某人,差点被忽略成背景板的某人,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他好歹也是钻石总裁,在爷爷奶奶眼里,就这么没用吗……

    此时某人别过了脸,表示不忍直视。

    “不过能娶到你,他忍了这么多年也值得了!”廉奶奶满意地盯着宋桐,上下打量。

    廉奶奶跟在廉爷爷身边,一辈子阅人无数,一看宋桐就知道,是个知书达理,聪明干练的女孩儿。

    宋桐勾了勾廉邵康的小手指,挑眉饶有趣味的看着他,仿佛在说,处男?

    咳咳!廉邵康尴尬的扭头看向一边。

    “好热闹了啊。”突然,一个一身名牌,眉梢眼角都是风情的中年女人,出现了在了客厅里。

    客厅里的气氛,瞬间降至冰点。

    “你来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

    “我当妈妈的,来看看儿子不行吗?”廉邵康的妈妈挑挑眉梢,一点也没有被廉家人的敌意影响,款款走近,皮笑肉不笑地说。

    宋桐瞬间了然,廉邵康的生母齐凤玉,真是多年不见呐。

    下一秒,齐凤玉把目光转向了宋桐,有些不屑地勾了勾红唇:“你是绍康的女朋友?长得漂亮,看起来又蛮聪明,干嘛这么想不开,非要贴上廉家?当心生了儿子也进不了门!”

    宋桐想起廉邵康小时候的处境,对这个齐凤玉,就半点好感也没有。再看到廉爷爷廉奶奶,都因为齐凤玉的话,变得神情尴尬,廉邵康则握紧了拳头,眼底隐忍着痛苦与愤怒,不禁有些心疼。

    她握住了廉邵康的大手,对他安抚地笑了笑,淡然而坚定地回应齐凤玉:“谢谢您的关心,不过我已经和绍康结婚了,爷爷奶奶对我也非常好,您担心的问题根本不存在。”

    “你们结婚了?”齐凤玉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但马上,又讽刺地笑了,优雅地环起双臂,笃定地反驳:“不可能!廉家都是只想利用女人肚皮的冷血动物而已。”

    “是吗?”宋桐微微一笑,拿出结婚证。

    齐凤玉低头看到宋桐和廉邵康的照片,和货真价实的民政局钢印,优雅淡定的画皮,瞬间撕裂。

    她疯了一样的伸手想要抢夺结婚证,宋桐却先一步将结婚证收了回来,

    充满嫉妒与恨意的双眼,如野兽般狰狞,她不甘心冲向廉爷爷和廉奶奶,仿佛要将他们撕碎才甘心。

    “你们这些老不死的,为什么让这个小贱货进门,却不让我进门,我给你们廉家生了唯一的孙子!她凭什么!”

    廉邵康原本还压得住的情绪,彻底爆发,他气场肃杀地抓紧了齐凤玉的手,将她狠狠地推开,“够了,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撒野?”

    “我没资格,我是你妈!”齐凤玉大吼。

    “我没有妈,只有爷爷奶奶。”

    “好,说的好!”齐凤玉额头撞到了桌角,血流如注,“小贱人,看到了吧,这就是廉家的孩子对亲妈的态度!你以为结婚就万事大吉了吗!早晚你会比我还惨!哈哈哈——”

    “不会。”宋桐淡定的端起一旁温热的茶,“个人的业个人修,你造孽,自然是孽报。”

    她缓缓的抿了一小口,怡然自得的看着两个魁梧的保安冲进来,将齐凤玉拉走。

    廉邵康看着齐凤玉离开的方向,背影满是沉重。

    廉爷爷和廉奶奶的叹息了一声,抱歉而不安地看着宋桐,见惯风雨的双眸,染着很多无奈,想说什么,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宋桐理解地微笑了一下,向廉邵康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想给他一些安抚,却忽然被他反手拉住,带着她,走进了最近的客房里。

    关上门,廉邵康望向窗外,沉默了许久,才转身看向宋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