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你怎么舍得

5你怎么舍得

没过多久,高跟鞋接触地面的声音传来由远及近,灯也亮了起来。

    我也是在灯打开后才发现,自己正被绑在一把椅子上。

    与此同时,熟悉的女人声音冷冷道:“她醒了么?”

    “醒了。”一个男人恭谨地说。

    女人哼了一声,不消片刻就来到了我的面前。

    果然是李暖暖。

    她身着一身黑色的套装,脸比我上次见她时瘦了许多,双眼红肿,头发草率地绾了个髻。

    她信步走来,神色平静,边走便挽起了袖子,最后在我的面前停下,然后扬了起手。

    “啪!”

    我的脸颊上顿时传来剧痛,牙齿随着震动磕破了舌头,嘴里尝到甜腥。

    她打完之后看了我一眼,又转身去角落里抄起了一根棍子,来到我面前径直开始朝我身上抽。

    她是李虞的姐姐,跟他一样,都是名师调教出的身手,且他姐姐已经在他爸爸手下工作多年,个性比他更添了几分毒辣。现在李虞死了,李暖暖的悲愤可想而知,她很快就将手中的木棍打成了两截,又一把薅住了我的头发,用她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瞪着我,半晌,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我真想直接打死你!”

    我真心诚意地问:“那你为什么不?”

    她却不回答,只是心不甘情不愿地松了手,许久,她恢复了冷静,问:“你为什么杀我弟弟?”

    我说:“想杀就杀了。”

    李暖暖并没有被激怒,而是微微挑起了眉,冷冷道:“我既然救你,就意味着你别想一死了之,我们李家有得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

    我说:“我既然杀他,就意味着我不怕你们的手段。想怎样随便你,掉一滴眼泪算我输。”

    她没说话,拔出了腰间的手枪。

    我也充满挑衅地望着她,因为我清楚,死是我最好的结果。

    我期待着她的子弹朝我射来好让我解脱,她却并不动手,反而突然温和了不少,“是因为罗凛吧?”

    我不禁一愣。

    “因为我弟弟派人把他打成了植物人。”她笑了,说:“我已经请国内顶尖医疗团队为他检查过了,的确是相当棘手的病情。”

    我忙说:“李小姐,请你不要伤害他!”

    李暖暖说:“伤不伤害不取决于我,而是取决于你。你乖乖交代,我就留他一命。否则,”她神色猛地一凛,冷冷道:“我就拔他的管子!剥他的皮当标本!肉拿去喂狗!然后挫骨扬灰!”

    “不要!”我不由得慌了,问:“你们不是交往过吗?你怎么舍得这么对他?”

    “你都舍得把自己的男人杀了,一个玩腻的垃圾我有什么不舍得?”李暖暖抬起手腕看表,道:“你有十秒钟时间考虑。”

    尽管我与李暖暖打交道并不多,但对她不算全无了解。但李虞早已告诉过我,李暖暖虽然心狠手辣,却极疼他。虽然罗凛曾对我说起过他与李暖暖之间的事,但他口中的李暖暖和眼前的女魔头可以说有着云泥之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