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小姨子

第5章 小姨子

范语曼在自己的房间醒来,看着外面的阳光,想到黑袍鬼说的那话,似乎为了验证,为此,当她把颤巍巍的把手伸到有阳光的地方,竟然一点事也没有,为此,她整个人站在阳光中,丝毫没有感觉到身体有任何的不适。

    难道自己还活着,曾经的那些都只是一个梦?

    就在这时,她低头看到脚上那双黑色的高跟鞋。

    有些犹豫,她还是双脚一下子踢掉鞋子,刚脱掉鞋子,瞬间身上如同被火烤似得难受,她立刻躲进暗处,看到自己露出的皮肤都变的微微有些翻红。

    不但这样,身上还冒着烟。

    为此,范语曼整个人瞬间淹了。

    看来,她真的死了。

    但,能借助脚上的鞋子,让她有一年的重生。

    这一刻的范语曼,再也没有任何侥幸的心里。

    自己的确已经死了,现在多了‘一年的寿命’,必须要好好珍惜。

    想着,想着,突然觉得这一年的时间,她有很多事情要做,从什么地方开始呢?

    直到这一刻,她才知道自己到底浪费了多少时间,以至于,在一年的时间内做完那些事情,显然有些仓促。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外面传来王福寿的声音。

    这,原本没有什么,只是,在听到‘姑爷拜访’。

    她全身颤抖了一下,紧接着,脑子里出现她在坟墓的旁边看到景子轩。

    如果说别人不知道自己死了,那么景子轩呢?

    他定然知道。

    这个时候到来,难道是……

    越想,心里更是不安。

    范语曼悄悄的来到一楼,正好看到景子轩被王福寿请进爷爷的书房。

    想到爷爷病了,却拖着带病的身子在书房见景子轩,显然说的是大事,想到这个,她不免有些担心,不会……景子轩会告诉爷爷,自己已经死了吧?

    想到这个,心底有太多的不安。

    脑海中想到她曾经在墓地看到的一幕,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了,景子轩到底有着怎样的能力,连自己死了的事情都能办的滴水不漏,这样的男人,又是知道自己的秘密,为此,她有些害怕。

    爷爷、爸爸、妈妈这次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竟然都病了,想到他们现在虚弱的身体更是担心,如果知道自己死了,他们能否有活下去的可能?

    范语曼正想的出神,被角落中伸出来的一只手一下子拽到了角落里面!

    “九妹,到底是怎么回事,那景子轩怎么找来了,他不会是来抓你的吧?”

    “爷爷的身体刚有起色,这个时候,景子轩来找爷爷,难道你不怕爷爷会被气的就那么……那么……”

    范语曼看着眼前的范玲,尤其是那哭的梨花带雨的样子,似乎被自己欺负了似得。

    以往的自己,只要看到范玲流眼泪,她会着急,会不管范玲说什么,她都会到答应,可,今天,在范语曼眼角的余光看到从旁边走过的王福寿,大声的问道,“八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很巧这话王福寿听到,并疾步走来,看到对范语曼拉扯的范玲,直接上前。

    “九小姐!”规矩的冲着范语曼行礼,然后看向旁边的范玲,脸色都变了,语气中有着范弘毅般的冷硬,“小姐,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还是快点离开吧!”

    王福寿是范家的管家,随着这话落下,立刻有两个训练有素的保安走来,一左一右架起范玲离开。

    这一系列的反映,根本不给范玲反映的机会,待范玲反应过来,她自然是不满王福寿的狐假虎威,可是,看到那面无表情的范语曼,她连忙扯开嗓子大喊。

    “九妹——”

    范语曼看了一眼没有多余的表情,反而看向王福寿,“爷爷怎样?”

    范玲的确可疑,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爷爷。

    “和姑爷聊得正高兴,这不,让我出来弄些新鲜的水果。”

    范语曼心里咯噔一下,这是要说悄悄话的节奏。

    原本想不想和景子轩硬撞上,可,现在看来,她必须出面了。

    范语曼心里害怕,但她还是急溜溜的冲着爷爷的书房而去。

    王福寿看到范语曼那走路带风的样子,还真的有有老爷子的风范,他笑着往外走去。

    刚走到爷爷书房的门口,还没有想好进去说什么,突然,范语曼头皮一麻,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有危险!有杀气!

    似乎是下意识的本能,她抬脚往旁边走了一步,脚刚刚落下,紧跟着轰的一声。

    范语曼眼看着房门变成了一堆渣渣!

    她感觉到似乎整栋别墅都跟着晃荡了一下,仿佛随时坍塌下来!

    这一刻,范语曼的心里非常清楚,这并不是地震,是人为。

    在看到站在她对面的景子轩,这一刻,她不断的提醒自己,逃,想到在里面的爷爷,她却动不了,看着景子轩冲着自己走来。

    她心里是害怕的,别人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可是,眼前的景子轩知道。

    景子轩看着眼前这个女人,他大手一伸,直接掐着范语曼的脖子,随着他抬手的动作,范语曼察觉到自己已经离开了地面,身子悬空着,呼吸不顺畅的她,这才发现景子轩的可怕之处。

    范弘毅看到这一幕,心里害怕,尤其是,在景子轩回头看过来那一眼,他不得不妥协。

    “景子轩你怎么能对你的小姨子动手?”这话,显然是撇清关系,同时也是否认范语曼的身份。

    “小姨子?”景子轩不愿意了,看向范弘毅的目光似笑非笑,“我的妻子炸死逃婚,难道是觉得我历家没人了?”

    范语曼喘不过起来,在听到这话,她瞬间觉得舒坦了,就接连原本不知道反抗的她,开始手脚并用。

    不能踢到景子轩,可她的手还是在景子轩露出的胳膊中划出三道划痕。

    隐隐的血丝泛出,她看到那些小血珠,竟然有丝丝的渴望。

    这一刻,范语曼没有发现景子轩说的却是‘历家’,而在书房的范弘毅却全身一颤,心底暗暗希望,这个历家最好不是他所想的那个历家。

    要不然,他的孙女就真的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