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1章 无悔(大结局)

第761章 无悔(大结局)

所以安安在念念面前,从来不敢提起那敏感的三个字。

    沈蔓听了她的问题,从前的担忧又汹涌的涌上心头。

    安安还小的时候,沈蔓也不觉得怎样。

    看着她一点点长大,沈蔓开始考虑安安上学的问题。

    鸢尾庄园要什么都有最好的,唯独集体环境却比不上学校。

    学生时代对一个人的影响很深刻。

    但是,要把安安送去学校,安安就太容易发现自己和别的小朋友是不一样的。

    她没有爸爸。

    她会好奇。

    伴随着好奇,会发生太多她无法控制的事情。

    这件事,她考虑很久。

    她不得不承认,当呦呦提起傅言白,告诉她傅言白至今仍然单身,并未和温珊珊完婚的时候。

    她不可抑制的动摇了,坚定了许多年的意志。

    不得不承认,在这三年里,偶尔会在撑不下去的时候,那么不经意想起,那个曾经给过她依靠的男人。

    至今,她也分不清那是依赖,还是男女之间的喜欢。

    太多需要面对的现实,反倒让感情成了她的奢望。

    “妈妈只是在的考虑,要不要送安安去学校上学。”

    “上学是什么?要和妈妈,要和念念,要和小夕姨姨,要和亦风叔叔分开吗?”

    每次安安对外面世界一脸懵懂的时候,沈蔓都会怨怪自己的自私,心底总是格外的纠结和痛苦。

    “学校里有很多和安安一样的小朋友,你们可以一起学习,一起做游戏。”

    “安安不要和妈妈分开。”

    “除了上学的时间,其余的时间,安安还是可以和最爱的亲人待在一起,只是多了一些朋友,这样安安的世界才会更丰富,更多姿多彩。”

    “是这样吗?那安安先考虑一下。”

    “好,快回去练琴,我要去找你寒爷爷,你自己先练一会好不好,我让钢琴来陪你。”

    “安安会乖乖,妈妈也要开心呀!”

    沈蔓揉了揉安安的头发,把她送回钢琴边上。

    听闻琴声疏疏朗朗的响起,她才转身离开了琴房。

    -

    “我真的可以出去玩了吗?”

    寒元夕听到沈蔓带来的消息,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当然是真的,但是现在有个问题,你记得你梦里那条小巷在哪里吗?”

    沈蔓的这个问题,没有难住寒元夕。

    她笑着说,“蔷薇巷,梦里路牌上,我依稀记得就是这个名字。这附近,这个国家,有个地方吗?”

    “有,但是这条巷子很普通啊!你确定,能在那遇见你梦里,一直梦见的那个人?”

    沈蔓反复确认。

    “这个我也说不好,但我总觉得这根本不是梦,感觉真实的就像曾经发生在我身上过一样。我觉得和这个帅气的背影有故事,虽然是有点不可思议,但我真的是这么感觉的。”

    寒元夕笃定的就仿佛到了那里,那个人就一定会在。

    也不知道她一个失忆的人,哪里来的那么疯狂的念头。

    “你这脑洞,真不是一般人敢想的。”

    沈蔓笑着,亲自上手给寒元夕化妆,“既然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万一真让你遇上了呢!管他的,先打扮的漂亮点再说。”

    寒元夕推开了沈蔓,径直去衣柜里找出一套衣服,钻进洗手间换好了出来。

    沈蔓手一抖,差点把手里的眼影盘扔出去。

    不可置信的眼神,在寒元夕身上上上下下的扫了几遍,才诧异问道,“你确定,要穿着这样,去见你的梦中情人?”

    “梦里我就是穿成这样的!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总觉得有股神秘的力量,指引着我非要这样做。”

    寒元夕觉得这种感觉很微妙,但是她不排斥。

    总感觉只有做了,才能还原梦里的场景,才能再遇见梦里那个人。

    他到底是谁?

    为什么总会跑到她的梦里,她潜意识里胡作非为。

    甚至,她还在梦里做了些令人羞-耻,匪夷所思的事情。

    这些不便与人说,憋在心里,差点没把她憋疯了。

    寒元夕有些怅然,又充满期待。

    怎么说呢?

    感觉有两个分裂的人格在她脑中翻腾。

    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到那个地方。

    -

    蔷薇巷。

    寒元夕到的时候,已经是天色昏暗的傍晚。

    沈蔓说,“你在这等你的梦中情人,我就在车里等你,免得妨碍你们叙旧。”

    “怎么感觉你很确定,我说的那个人一定会来呢?”

    沈蔓的反应,让寒元夕特别的意外。

    “你只说了蔷薇巷,至于别的我可什么都不知道,你好好看看,你梦里的蔷薇巷是不是这里,要不是还可以换。这要走错了地方,等错了人那才是麻烦。”

    被沈蔓这一搅和,寒元夕又仔仔细细的看了一下。

    扑面而来的熟悉感,带着宿命的味道。

    寒元夕很确定,“就是这里。”

    “那我叫他们把车开出去一点,寒伯伯就给你两个小时,你差不多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在这等。”

    沈蔓强调,“时间一到,不管你有没有等到你要等的那个人,我都必须把你带回去。”

    “好。”

    寒元夕下车,一步一步往巷子深处走去。

    巷子里很暗。

    巷子很长。

    整条巷子,只有一盏路灯,在巷子深处。

    暖黄的一团光晕,照耀着幽深昏暗的深巷。

    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

    巷子,是梦里的巷子。

    可她要等的人,却没有出现。

    沈蔓如约,半个小时一到就出现,接她回家。

    第二天。

    同样的是时间,同样的地点。

    仍旧是半个小时。

    也依旧没有遇到梦里那个人。

    寒元夕依旧没有放弃,一直去了99天。

    那个出现在梦里的人,依旧没有出现。

    第99次失望而归。

    寒元夕都忍不住想,她可能真的是疯了。

    不然怎么会把一个梦当成是现实呢?

    即便如此,寒元夕还是对此带有一丝幻想。

    于是,第一百天,她还是去了。

    如果这一次还是失望而归,那从此后,她只会把这个梦真真正正当成是一个梦。

    沈蔓因为念念发烧,并没有跟着。

    寒元夕一个人来的。

    寒亦风对着一队人,远远的跟着,不过寒元夕根本不知道。

    寒元夕对这蔷薇巷已经熟悉到了骨子里。

    她晃晃悠悠的往深巷里走去。

    忽然,身后仿佛有什么声音传来。

    寒元夕低头,瞥见地上有几个黑影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

    糟糕,不会遇上什么坏人了吧?

    这么倒霉吗?

    偏偏今天没带人出来,就碰见了坏人?

    或者说,是觊觎她之前都有带人来,今儿还不容易落了单,才动手的?

    许多的念头从寒元夕脑海里闪过。

    令人窒息的熟悉感扑面而来。

    这场景,好似哪里见过。

    寒元夕甚至荒唐的觉得,这场景在她身上也发生过。

    在梦里,那个帅气的背影,也会像梦境里一般出现吗?

    寒元夕走到巷子深处,蔷薇巷有进无出,就是个死胡同。

    她走到深处的墙面,蓦然转身。

    情况和她预料的差不多,十几个穿着制服的坏人,手里拿着棒球棒,正不坏好意的向她围拢过来。

    寒元夕尖叫,“救命啊!”

    “放开她!”

    一道熟悉的低沉嗓音喝道。

    接着就是一阵打斗的声音。

    不一会,面前的坏人全数被撂倒。

    那人一声低-吼,“滚!”

    疼的满地打滚的坏人,带着零落满地的工具,四处逃窜。

    这感觉,这场景,实在熟悉的就像过去曾经发生过的一样。

    “我们认识吗?”

    “你应该先说谢谢。”

    “我们见过,似乎在梦里?”

    “这位小姐,这样搭讪的方式,未免太过老套。”

    “那这位先生,救命之恩当身许为报,你可有意见?”

    “这位小姐,你确定?”

    “确定啊!这位先生你长得这么帅,何况……我觉得你就是我梦里那个人。”

    就是说不出的熟悉感,他身上的每一寸,她都觉得就是他。

    “我在这都等了99天,今晚是我来的最后一次,你要再不来,恐怕……我们就要错过了。”

    寒元夕抬手勾住他的脖子,凑到他唇边,落下一吻。

    暖黄的灯光投在他们身上,地上投影交缠在一起。

    霍裴沣揽住她的腰,薄唇擦过她的耳畔。

    低沉的嗓音微乎其微的落进她耳中,“说好身许为报,永不许悔!”

    “不悔!”

    ———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