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卖秘籍的叫花子

第四章 卖秘籍的叫花子

第四章卖秘籍的叫花子

    今天是个好天气,微风偷偷抚摸每个人的身体,撩起姑娘们的长发。小镇上袅袅炊烟升起来,街道上多起了行人。凌天鸿伸着懒腰走进院子里,大黄正好从外面回来,嘴里咬着一节尾巴拖着一头灰色的野兽,一头成年灰罗,好家伙成年灰罗一百多斤食草野兽,活着的时候奔跑速度极快,超过马的奔跑速度,显然死了以后只能被大黄慢慢拖着走。

    凌天鸿睁大眼睛一脸惊讶,大黄比马跑的快?灰罗不吃肉可是头上两角也不是吃素的,八十斤的狗可以把一百八十斤的灰罗拖回家?虽然不远那也得近两公里的山路?这些事是狗能做到的?大黄伸着蛇头冲小白“旺旺”,小白从狗窝里走到大黄年前,用脑袋蹭蹭大黄的脖子,舔舔大黄身上的血迹。

    凌大牛把准备好的饭菜端到桌子上,看见院子里的灰罗笑道:“大黄知道养家了,这么勤奋捕猎”。一家人又在每天这个时间开始享受凌大牛劳动果实,,凌大牛现在特别疼老婆,连装饭盛菜也不让沾手,原因嘛?过来人都知道,老婆肚子渐渐大起来,男人就渐渐勤快起来,也只有这个时候男人才最勤快,最温柔体贴。当然嘛!有个别现象除外,男人嘛总有脾气不好的,也可能有的女人太慢伺候。一声开饭两家六口就开动,作为一家之主的凌大牛,在今天有特别事情安排的时候,总得说两句:“青儿,天鸿我带去县城见见市面,你带着大黄和小白毁娘家住两天,我这一去一回最少得两天,我担心你一人在家不方便,有事情尽量让大黄去做,它会替我保护你的,咳咳~,大黄表个态”。

    “旺旺,旺旺旺”!

    “啊哦~”小白的叫声虽然吓了大家一跳,但决心是不容置疑的。小白漫步到胡青儿面前用脑袋蹭蹭胡青儿小腿。阿花看着小白满脸羡慕,“小白不怕人了,昨天都不让人碰,今天主动了和人亲近了”。

    凌天鸿咽下嘴里的菜嘟囔道:“昨天小白一直警惕我们,以后带小白出去打猎肯定很好玩”。

    “小白可不是普通的狼,据说白狼有灵兽血统,要是能吞食灵药能进化成灵兽吸收月华那就厉害了”,凌大牛说话时表情认真,一点不像吹牛。

    “这么厉害,那不知道小白生的宝宝是白色还是黄色?”天鸿歪着头问智慧的父亲。

    “这还不简单,等生下来就知道了”,这个问题对凌大牛来说一点难度都没有。“叔叔等小白生了我也要养一个,要和小白一样漂亮的小白狗”,阿花对满眼财迷,对小白眼馋不已。

    “当然可以了,小白的孩子以后都有你照顾”。

    “哦,那太好了,”对小孩子来说,太容易满足了。大事小事商量个遍,天鸿终于得到了人生第一笔零花钱,母亲给的二十个铜子,终于也结束了早餐。饭馆门口不知何时停了一辆大马车,还是两马马车,两匹乌漆摸黑的大马。这是村子里唯一一辆马车,除了一月一次的进城采购,平时从来不用,这两匹马也是也这个世界上最清闲的马。马车上放满了兽皮还有几只幼兽,这些是城里有钱人的最爱,也是用来换取生活用品的。驾车的是一白胡子老爷爷,是凌天鸿的舅爷,也就是胡青儿的舅舅,平时没少来蹭饭,甚至还抢过大黄酒喝,为此大黄现在还不待见他。

    “旺旺,旺旺”,大黄跑出来了,咬着村长裤脚发泄情绪,村长赶紧爬上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