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重回燕京

第2章 重回燕京

狠狠地关上了出租车的车门,再茫然如行尸走肉般游荡了一会之后,楚天恒这才是逐渐清醒了过来。

    少年面上先前的那抹冷厉与冰寒,缓缓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波澜不惊的沉稳和成熟。

    “唔,我楚天恒总算又是回来了!”

    少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当得再次回到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之后,心中可谓是感慨万千。

    虽然只是离开了一年,但仿佛是隔了一世之久。

    “方紫凝,陈寒,该到你们还账的时候了!”

    一想到当时那对狗男女亲亲我我和在自己面前嚣张的样子,即便是时隔一年,楚天恒的心中都是气不打一处来。

    说起来,自己这辈子就算是忘了楚天恒这个名字,也不会忘了那两个人。

    “也不知道那老头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让我执行任务又什么都不说清楚,保护什么人?还找什么纯阴之体?”

    楚天恒陡然间想起了正事。

    这次自己再次回到燕京市,倒并不是为了报复陈寒和方紫凝而来,而是因为自己的那个神秘师父威逼利诱让的自己出山的。

    说起自己的师父,楚天恒只觉得是一阵的庆幸,但同时又有些厌恶。

    那老家伙当年在自己最为落魄的时候,把自己强行掳走,说是什么传授修真秘法,结果是被关在那热到几乎是让人都快被蒸发的岩洞之中三天三夜。

    那种濒临死亡的无助与绝望,让得楚天恒现在回想起来都是忍不住一阵后怕。

    不过还好,在之后的一段时光中,楚天恒也算是跨入了修真的门栏,算是学了点皮毛。

    可就算是那点皮毛,要想教训一般的这些家伙,那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算了,不管了,先按那老头说的做。”

    既然想不通,楚天恒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什么了。

    反正那老头这一年来,虽然是对自己的手段有些让人难以理解,但总归还是没有害自己。

    不然,以那个老家伙的神通,随随便便动根手指头,自己就得趴下。

    在简单地辨认了一下自己的方位之后,楚天恒便是大步踏去。

    不一会儿,燕京大学那三个明晃晃的鎏金大字便是曾现在了少年的眼前。

    字体勾勒得可谓是笔走龙蛇,栩栩如生。

    那种恢弘澎湃的气势,在这燕京市之中,还真的是找不出第二家能够与之媲美了。

    “这就是燕京大学,果然气派!”

    楚天恒一边暗自感叹着,目光却是在校门外四处游走。

    又是一年的六月,太阳已经是展现出了它的几分威力,燕京市的天气也显出了些许的燥热。

    不过,作为初夏的一大风景,自然是少不了那修长的玉腿和各种各样齐臂小短裙了,特别是在大学这种美女云集的地方。

    在那深山老林之中随着老头子修习了一年的楚天恒,在这一刻都是陷入了短暂的失神之中。

    他几乎是好久没有见到过这般美丽的风景线了。

    “喂,你小子是干什么的,猥猥琐琐地在这里站着看什么?燕京大学可不是你这种穷小子能够来的地方,如果是来要饭的,另寻他处,这里不欢迎。”

    保安的喝声将楚天恒再次拉了回来。

    他现在正站在那校门口观望,自己所处的位置倒是极为的显眼。而在左前方便是一个保安亭。

    “要饭?我是来找人的。”

    楚天恒不屑地冷哼了一声,淡淡地回道。

    可当得他再次打量起自己的这副打扮的时候,心底却是忍不住泛起了些许的苦笑。

    略微有些脏乱的白T恤,一条洗得都快褪色了的牛仔裤,再加上那泛黄了的小白鞋和自己风尘仆仆的样子,说句良心话,确实是和外面要饭的有着那么一点点的相似。

    保安先是一愣,但紧接着,脸上便是露出了更加不屑与鄙夷的神情。

    “你找谁?我可不认为你这种家伙能够在燕京大学有着什么亲戚朋友。”

    “燕京大学教务处处长,他在哪?”

    楚天恒完全没有搭理面前保安的意思,他只是想要找到这个人去查点资料,这也是老头子那边的命令。

    “笑死我了,那是你能够找的?我当保安这么多年,小混混和无赖流氓见多了,不过像你这么不要脸和大胆的,我还真的是第一次见。”

    那边的保安又是一阵的冷嘲热讽。

    他的这般回话,自然也是引得身后那群同伴的捧腹大笑。

    对于楚天恒这个叫花子,他们一早便是注意到了。既然都主动凑上来了,那自然是要好好整整了。

    不然的话,那燕京大学的威名何在。

    “少跟老子废话,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就行。”

    楚天恒面色一冷,有些不耐烦地吼道。对于这种不入流的看门狗,他压根就没放在心上。

    “我要是说不呢?真不知道你小子狂什么狂,还真当我们燕京大学的保安都是软柿子不成?”

    保安一边高傲地说着,还一边扬了扬那手中的警棍。

    那东西楚天恒也知道,只要按动开关,瞬间的高压足够让的一名成年人躺下,算得上是极具威慑力的东西了。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楚天恒随意地回道,他还真的是没什么心情在这里浪费时间。

    “你找死!”

    那保安也是个暴脾气,二话不说拿起手中的警棍便是向着面前的楚天恒狠狠地扇了过去。

    而身后的那些同伴,皆是在这一刻看向少年的时候,眼中多了几分的怜悯。

    被那玩意电到了,可不是什么开玩笑的事情,做了这么多年的保安,这一点他们非常清楚。

    “啪!”

    嘎吱的电流声夹着尖锐刺耳的爆鸣声传了过来。

    下一刻,便是有人不出预料地惨叫倒地了。

    只是那人,居然不是那个看起来身材瘦削的叫花子,而是主动出手的保安。

    现在的他,早已是瘫软在了地上,而那刚刚扬起的警棍,不偏不倚地砸在了自己的脸上,让得整个人的面容都有些扭曲和狰狞了起来。

    “你....”

    作为当事人的保安仿佛是见了鬼一般看着面前的少年,艰难地挪动着发麻的手臂。

    刚刚那一瞬间,他只觉得少年手中的动作让得自己有些眼花缭乱,紧接着便是倒下了。

    这样实力上的绝对压制,这些年还是第一次遇见。更为恐怖的是,压制自己的人,居然是一个看起来像叫花子的少年!

    “这是你他自找的,何必逼我出手?”

    楚天恒不屑地回了一句之后,径直地从那名倒霉的保安身上跨了过去。

    那回过神来的众人,在看见倒地的同伴之后,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先前的那种嚣张跋扈的姿态,瞬间便是烟消云散了。

    望向少年的眼神之中,不自觉地多了几分的敬畏与恐惧。

    虽然现在是二十一世纪,高科技纵横的时代,但也不乏一些能人异士。很显然,楚天恒立马便是被划入了这个范畴。

    “教导处处长办公室在行政楼101,从这里直行第一个路口左拐就能找到。”

    不用楚天恒开口,路过那几人面前的时候,问题的答案便是自动出来了。

    “呵呵,真是一群势利的狗腿子,不过就是仗着点威风欺软怕硬罢了。”

    楚天恒在心底冷冷地嘲讽着。

    少年也懒得和这帮人计较点什么,大步流星地向着燕京大学的校园内行去。

    “吱呀吱呀.....”

    那刚刚找到行政楼101办公室的楚天恒,在门口便是听见了其内传出的一些木板不堪重负的声音。

    这倒并不是说这声音有着多大或者是那房间的隔音效果多不好,而是因为自己的修真者身份。感官的敏感程度,都要远胜于普通人。

    谈不上什么千里眼顺风耳,至少这点响动还是能够在门口听得一清二楚的。

    “看来这个教务处处长也不是什么好鸟。”

    楚天恒打消了强行推门而入的想法,静静地立在一旁,等待着里面的结束。

    没几分钟,那里面便是渐渐地平息了下来,又传出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而门也是在下一刻被嘎吱一声推开了,看着那急冲冲跑出来的一位体态丰腴的美女老师,面上还带着些许的羞红。

    楚天恒自然是能够猜到些什么,不过,此刻的他完全就是装作没看见一般。

    挥手故作客气地敲了敲还未关上的门。

    “是谁?进来吧。”

    办公室之中传出了一个中年男子略显威严的声音。

    “我想查一个人的资料,还望通融通融。”

    楚天恒缓步行进,话语虽然客气,但那语气之中,却满是毫不在意,就仿佛是在吩咐着下人一般。

    “你以为你是谁?公安局局长啊?燕京大学的学生资料岂是你说查就查的?你把我这里当成什么了?菜市场?”

    处长宽厚的手掌重重地拍着了那檀木桌上,整个人那显得有些臃肿的身子也是在这一刻站了起来。

    看这种气势,着实是有些骇人。

    从楚天恒一进门,便是被中年男子当成了乱闯的穷小子,毕竟,就少年现在的这种寒酸的打扮,实在是很难和一下拿得上台面的身份联想到一起。

    可楚天恒看着挺着个大肚子,像个十月怀胎的孕妇一般的胖子,眼中没有流露出半点的惧色。

    “啪!”

    又是一记重击拍打在坚实的檀木桌面上,只是这一次,那桌子就没那么好运了。

    上百年的优质沉木制成的桌子,在这一刻凹陷下去了一个大坑,其上木屑四溅,打到教务处处长的脸上,只觉得是一阵的生疼。

    待得他再次反应过来的时候,少年以及不知是何时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而桌上的大坑,也正是他的杰作。

    “你...你是什么人!”

    这一下,那胖子明显是慌了,一屁股倒在了身后的座位上,双腿有些发软,眼中满是惊恐之色。

    “老实点按照我说的做,不然有你好受的,对了,我刚刚可是在门外站了好久,里面的动静不用我多说吧。要是这样的一段录音传到了网上,你猜你这个燕京大学教导处主任会有着什么样的下场?”

    楚天恒饶有兴致地看着那面色逐渐变得灰暗起来的胖子,话语中戏谑之意显露无疑。